欢迎 进入胜博发官网! 登录

TOP排行

首页>党团工作>师德建设
我是实小人
字体:AAA
来源:原创时间:2017-11-29点击量:159

我是实小人

卜恩年

不知道是不是因为王安石的那首《泊船瓜洲》,令我难以忘怀?还是因为运河与长江的交汇,那一份雄浑与柔美,让我心醉?到现在为止,我一直苦苦追寻的,却始终没有答案。当我的脚步走遍大江南北的时候,这样的感觉越来越强烈。“我是实小人”,一句极简的话语,道出的却是一份情怀,难以割舍。

4”的故事

记得我88年分配至实小,带着年轻人的朝气与傲气,来到这个集体。既陌生又兴奋,但是还有点惴惴不安。实小给我人生上的第一课,并不是如何上课,而是如何写字。这个字不是汉字,而是一个数字“4.一个小小的“4”难道能够难倒我堂堂的师范生么?当我在黑板上写下这个数字时,我的师傅陶学仁老师立即叫停我,说我写的不规范,必须重写。必须要重写么?不就是一个是开口,一个是闭口的,有必要这么较真吗?我的心里是这么想的,谁知道陶老师已经把我看的一个通透:“教给学生的东西,就必须是正确的。教给学生的东西来不得半点马虎”。陶老师紧紧地盯着我,我工工整整的写下了“4”。多少年以后,我读到陶行知的那句名言:千学万学学做真人,千教万教教人求真。此时方才感受到实小的严谨。忘不掉的是公开课之前,每一位老师都会把自己的意见毫无保留的给你,当然绝对是不给你情面的,当时真的想找一个地缝钻下去,就是这样一次又一次的近乎吵架般的研究,成长了一大批的老师,走出去的和没有走出去的,都已经是学校的栋梁了。就是这样一份认真,成了实小人的标签。即使没有人监督,实小人的特质尽显无遗。如今这些,已经融化在血液里了。

没有头衔的师傅

我一直在想:我在实小有没有师傅?其实算来,我是没有师傅的,但是在我的人生每一步,其实都有师傅在指点。

来到实小的第二年,我和仇玉林老师搭班,那是我仅有的两次教语文的班级。面对着那样一个班级,我也不知道怎么办?仇老师授给我一个锦囊:把学生调动起来。后来我在王晓春的《做一个专业的班主任》书里看到了,这样的班主任叫做鼓动家。现在看来有点贬义,但是当年的效果十分好,我使劲地夸班级的孩子,只要抓住一个优点就欣喜若狂,放大放大再放大,特别是那一年的运动会,我们班级就跟打了鸡血一样,第一次出现了一个四年级获得全校第一的情况。那种开心,多年以后仍然历历在目。和仇老师在一起的日子比较多,我们很少说那些无聊的东西,谈的最多的是数学教学,还有就是班主任工作。我们有争论,更多的是共识,这就是后来说的专题研究吧!可惜的是当年都没有记录,想来这才是真正感到遗憾的地方。

转瞬间,我也成了别人的师傅了,而且是弟子众多,遍及大江南北。我和徒弟们一起写教育日记,但我并没有师傅的架子,也不是高高在上。有人问过我,目前这样拼命地工作,难道还有什么新的追求么?我笑笑说:我的任务就是传承。或许没有那一纸契约,但是只要秉着一份实小的血统,我就知道我应该怎么去做,自觉的,且是自愿的。因为我知道,一花独放不是春,百花齐放春满园,那才是我的目标。

让大家认识和记住

这几年,一直在全国各地行走。渐渐地,有了一点名气。有人悄悄地问过我:你是哪儿的呢?我总是自豪地说:我是邗江实小的。邗江实小在哪儿?瓜洲。哦!原来你也是农村的啊!

是呀!我就是农村的。每一次我都是这样介绍自己。每一次我都要把这个邗江的‘邗’介绍给别人,说真的,确实有很多人不认识,但是通过我的讲解,他们就记住了。认识了一个字,认识了一所学校。不管每一次的时间如何紧,都要说那首《泊船瓜洲》。于是人们就记住了邗江实小。曾经有人跟我说,愿意跟我出书,但是必须写上他们学校的名字。条件丰厚,资金不缺。面对这样的诱惑,我是断然否决,因为我是实小人。我的母亲曾经这样教育我:狗不嫌家贫,儿不嫌母丑。这个道理我是懂的。当看到别人一字一句念着我的学校名字的时候,我是幸福的。想起了春晚那句台词:我骄傲,我是保安。我能不能修改一下:我骄傲,我是实小人。或许这样更能表达我的心声吧!

有时候想一想,三十年了,依然在一所学校,是不是有点亏?确实,走过的码头没有别人多,谈资自然就没有了。但是有时候又在想,不走就不走吧!心在哪,根就在那,不也是很好的选择嘛!扎下根,不负生命,野蛮生长,不也是一种幸事么?

把根留住,我是实小人。

网站首页 | 学校概况 | 胜博发官网 | 教育科研 | 教学园地 | 胜博发体育官网 | 党团工作 | 总务后勤
Copyright http://www.joelcouture.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网站备案:苏ICP备11083801号
地址: 扬州市瓜洲镇四里铺路 电话:0514-87501008 Code 1963-2020管理